想象的瀑布寫作慾望的洪流文學嘔吐百科全書大出血魔鬼中的魔鬼

Noli me legere

(一)

人有許多荒唐的偏見,比方說,人傾向于認爲、一個重大的決定總伴隨著一個戲劇化的事件。人慨然赴死,天就有異相,不然就顯得慘兮兮的、死的好像也沒什麽尊嚴,不是一件值得開口傳頌的事了。這是人的敘事需要、符號學的舊把戲,事實往往不是如此。阿廖沙半年前決定戒煙,也沒什麽值得一提的理由,就戒了。這之後也無非是那樣蠅營狗苟的活,推卻了幾顆遞來的煙後,一切照舊。他還是那個阿廖沙,不怎麽聲響,鮮少開口的時候,一副精疲力盡的樣子,詞語縮合黏連在一起、往往只教人聽見一連串病怏怏的元音。可能是個怪人吧,大家這樣說,除去幾個極熟稔的人,也沒有誰會勞煩向他打聲招呼或是示個意。平時他就那樣有氣無力的坐在M咖啡館裏,...

风格练习

極遠處的夕陽自拉開的窗簾間照入,燒的這逼仄的閣樓朦朦昏黃。他兀自躺著、不動聲色,在緘默中頗受感動。他看著吞吐出的毒霧輕盈的散佚,看著那一縷縷有害顆粒組成的環帶如何在一個氣數已盡的時刻、伴著奄奄一息的暮火,漫無目的的消失在非存在的罅隙之間。女人這時動了動睡夢中的身子,帶起一陣細碎的動靜,他轉過頭去看。性事後凌亂的被褥這會已褪至她的腹部,他由此看見女人那熬了日曬風霜的肌膚、下垂松垮的乳房以及半露的臃腫的小腹。他進而感到一種基於坦誠的寬恕,心存感激、幾乎有淚水濕潤他乾澀的眼睛。多麽美呀,男人暗自思忖,好像自己是個臨終而緘口的人、除了荒廢虛度,他不願意再做任何事情。小心翼翼的——似乎不願驚擾到枕邊...

即將有一場大雨落下,空氣裏隱約瀰漫着泥土的腥氣、連帶着無法言明的不安與焦慮,沉甸甸的積澱在我的胃裏。不過是雨季中的另一場雨,未來、尋常,卻難以輕易釋懷。好像基於一個隱祕的理由,註定會有什麼再難挽回。淒厲、蕭索而飽滿,純粹的墜落,但這一切終歸還未發生。擡起眼,能看見鉛灰色厚積的雨雲壓迫着昏沉的天,是塵土落定前的顏色。我忽而想起早已忘記的事,在祖母的古宅裏,一切都蒙着塵土的氣味、那裏理應是這樣一片光景,儘管那小小的屋子想必塞不下全部的頹唐——一場宿命般的山崩、對巨大的符號性的恐懼、當災難終於到來時近乎欣喜的嘆息。我聞到她爲我剝開的橘子那酸甜的氣味。我靜靜的站在轟隆的雷聲下,無法阻止的一場雨,誰能挪...

他悄悄的——近乎是謹慎的——合上公寓的門。他害怕驚醒什麽似的不願動靜,可恨久遠的鉸鏈終究發出一聲尖細的嗚咽,引他去張望、卻只是看見狹長的過道和零星幾扇緊閉的門。遠處走廊的盡頭有一扇寬大笨拙的窗、病怏怏的餘暉走遍整個破敗的城市角落,終于筋疲力盡的落進這影影幢幢的長廊、幽明參差之間,竟纖塵畢現。男人窘迫的站在那裏、發怔般流連了幾許,聳拉著瘦弱的肩膀,像是喪了氣、掙扎、猶豫。可他仍還是轉過身,背對一片昏懞的黃,拾堦而下。


並不多久、也許是男人拐過樓梯折角時,他意識到自己醖釀許久的意志,慢慢消退了。我們現在知道他是個年輕人。他懊悔的發覺、自己從某一絕高処跌落下來,在跌落之前,世界——...

© 想象的瀑布寫作慾望的洪流文學嘔吐百科全書大出血魔鬼中的魔鬼 | Powered by LOFTER